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圃秋容

莫嫌老圃秋容淡,且看黄花晚节香。(宋代韩琦诗句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肚子大了点,腰身粗了点,赘肉多了点,皱纹深了点,头发少了点,除此之外,我帅哥一个。这不知道,那不知道,我什么都知道。这不会,那不会,我什么都会。此生有三件事做的最得意:一是自欺,二是欺人,三是被人欺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遭遇“雷锋”(小说)  

2011-03-13 13:06:0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中午时分,美女顶着骄阳蹲在学校露天厕所(“日”字型,男左女右)的一个坑位上方便,只要还做一道工序,工作就结束。可她搜遍全身,也未见片纸碎巾,正在着急无奈之时,只听男厕那边传来一沙哑男低音:“注意接纸——”

 美女本能地伸出双手,一个白色纸团不偏不倚地落到她的手中。她诧异道:“你是谁?”

“雷锋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我的尴尬?”

“君不见‘隔墙有眼’!”

美女惊慌地睁大双眼,迅速地打量起这堵天天见面却又没有留意的男女之界。当目光定格在一个离地半尺来高的露出大拇指粗细的洞眼的时候,她六神无主方寸大乱了:“你还看见了什么?”这声音乏力得像是呓语,可话一出口,她又懊悔起来:怎么问他如此荒唐的问题?应该说这不荒唐,这是女人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,还想保住自己最后的尊严。

“一孔之见,不足挂齿。”

“什么?‘一孔之见’!”雷锋的回答早已把美女吓得面如土色,她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。她下意思地伸出手,将自己羞于示人的地方遮住,随即将“八”字形的双腿合拢成“U”形。她恼怒道:“好个‘不足挂齿’,我看你是不知羞耻,寡颜鲜耻,厚颜无耻……”

“唉,受人救助应该道声‘谢谢’才对,怎么能出言不逊呢?要知道,手纸扔给了你,我现在还无计可施呢!”

“活该!墙上凿眼,偷看女生上厕所,你不觉得下流无耻?你不觉得卑鄙龌龊?你不觉得……”美女一改以往的淑女形象,怒狮般地咒骂道。

雷锋深感委屈,迫不及待地解说道:“墙眼不是我凿的,借眼望明月也不是有意的。早就听同类说,风景那边独好。没想到第一次好奇就遇到了你,只怪你粗心不带手纸,也怪我惯于雷锋心太软。不然,像我的同类那样,神不知鬼不觉,看你不商量,窥你有方向,目录写真集,内存常思量,哪有现在这副狼狈相……”

“你给我打住!你说,这是你同类的错,不是你的错?可是,我现在分明是在你的偷窥之下,不是你的同类。”

“是的,你是在被我偷窥,但不一定没被我的同类窥过,只不过我的同类不雷锋罢了。你看这‘眼’是古迹,不是新痕吧。当然,我有错,不该好奇。不过,有点冤:我什么也没看见,还反蚀了一团纸,让我在这里苦蹲。”

“你真的什么也没看见?”

“是的。”

此时,也只有在此时,美女如同获救似地自责道:“我误解了你的‘一孔之见’,试想,我们的坑位琴键似地一线排列,你怎么会有‘一孔之见’呢?”

“不,我确实是‘一孔之见’……”

美女刚松弛下来的担心,又一下子吊到了嗓子眼上,她正要再次发怒,却听雷锋接着道:“就是透过墙眼瞥了一眼,且仅此一眼。只看到了‘此孔’,没有看到‘彼孔’。”

“好了,别再‘此孔彼孔’的了,算我倒霉。我想开了,看了也罢,没看也罢,就算我当了你一回妈的。在儿子面前,当妈的什么不可奉献,你说呢?”

“你,你……你太损了吧,不要说我没看到什么,就算看到了什么,你也不能这样骂人啦!照你这样说,天下那么多明星,那么多美女都是为了做妈,才去拍写真集、拍裸体照的?你要知道,在儿子面前,做妈的也不是什么都可奉献的。”

“好啊,你够档次的,偷看女厕还有理论。你以为我们入厕是来向你展示美的?看来,你还是个用‘理论’武装了的偷窥者。”

“你别曲解我的意思好不好?我本不想和你理论,只是你太得理不饶人。好了,我什么也不说了,我认打认罚,你看着办吧。谁叫我是雷锋,而且是不分场合的雷锋。不过,我现在只求你一件事,我想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,你也‘雷锋雷锋’。”

“是啊,我该怎么办呢?”刚才都还理直气壮的美女,此时陷入了深深的困境之中,“喊人捉贼……不行!被人偷窥不亚于被人强暴,岂敢张扬?……饶了他,会不会被视为软弱可欺而留下无穷后患……不过,看他哪急样,好像也不是什么‘流痞’,也许正如他所说,是一次偶然的好奇。再说,他侃侃而谈,不卑不亢,委屈中透出几分正气,恳求中又有几分谦恭,机变中露出几分智慧,应对中不乏几分幽默……这是不是老天爷在阴差阳错中送给我的……”想到这里,美女掩住获救似的喜悦,用回归本色的声音说道:“好了,不说了,只怪我一时糊涂,没有辨别真伪。如果你真心想要偷看的话,就不会把手纸扔给我了,因为我走了,你就没内容看了,真正的流氓是不会干这种傻事的……”

“理解万岁!女生万岁!”不等美女说完,雷锋就兴奋地高喊道。

“小声点,还怕别人不知道。给了你一点阳光,你就死劲地灿烂了。你给我记住,看在你给我手纸的份上,我先放你一马,希你自尊自重,别再犯这种低级错误——你等着,我也‘雷锋雷锋’。”说完,美女收回遮羞的手,展开手纸,麻利地处理了后事,提起裤子就往外走。

“别急,你内衣外穿了!”

美女定睛一看,发现自己由于刚才的激动,将牛仔短裙扎进了粉红色的三角裤内。她不好意思地回转身来,对着墙眼娇嗔道:“你怎么还在看呢?”

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现在还真怕你离去,怕你的离去,成为我永远的寂寞。”

“别酸溜溜的,我不是要去‘雷锋’吗?”

“说话算数?”

“算数,不算数的是小狗。”

美女一边说,一边镇定镇定自己的情绪,重新整理起衣装来。看那细心的动作,看那陶醉的神情,好像这堵男女之界是她家的穿衣镜似的,她旁若无人地摆弄着欣赏着。她先将三角裤褪至膝盖处,然后直起身子,将裙裾的四周向下拉扯,随后又弯下腰重新提起三角裤,把它小心翼翼地收藏在短裙之内。稍作停顿后,再一次用手熨贴着身上的衣裙,同时收回“镜中”的目光,向身上的前后左右上上下下打量。突然,她好像发现新大陆似地提起左腿,将绷在腿上的肉色“浪莎”由下向上地捋着,一点一点地直到大腿的根部。接着是右腿。也许是“金鸡独立”的消耗 ,她本来就绯红的香腮,更是血液充盈,阳光烈照下渗出细细的汗液。在这过程中,美女分明听到了男厕那边传来的喘气声:由小到大,由轻到重,由缓到急,直到后来拉风箱一般。没想到自己无意的举止,点燃了雷锋的激情。她戏谑道:“唉,是久蹲累喘呢,还是‘非典’发作?”

“久蹲不假,再累也值;‘非典’是虚,非想是实。”这次是带喘的沙哑男低音。

“非想,什么非想……”停顿片刻,美女突然大悟道:“你真坏,还想得寸进尺?”

“得寸进尺不敢,得纸出厕有求。当然能有‘进尺’的拯救,那就不枉我雷锋之此行!”

“雷锋之‘耻’行?NO,NO!雷锋还真行!本淑女马上启程,你只要等着就行!”说完,美女对着墙眼抛了一个长长的飞吻,猫步轻盈地飘然离去,并洒下一路歌声:“只怪我心太软,心太软……”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2)| 评论(2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