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圃秋容

莫嫌老圃秋容淡,且看黄花晚节香。(宋代韩琦诗句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肚子大了点,腰身粗了点,赘肉多了点,皱纹深了点,头发少了点,除此之外,我帅哥一个。这不知道,那不知道,我什么都知道。这不会,那不会,我什么都会。此生有三件事做的最得意:一是自欺,二是欺人,三是被人欺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有感于诺贝尔不设数学奖(之一)  

2011-04-26 12:44:1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化学家诺贝尔生前因发明黄色炸药而成巨富。他逝世后,遗嘱将其遗产的一部分共九百二十万美金,设诺贝尔奖金,以奖励那些在科学领域做出杰出贡献的人。奖项有物理、化学、生物或医学、文学、和平事业五种,后又增设了经济学。人们不仅要问,诺贝尔为什么没有设数学奖呢?据说是诺贝尔年青的时候,他所钟爱的一位姑娘,最后跟一位数学家走了。所以数学家就引起了诺贝尔的终生忌恨,连死后遗产所设的奖,也决计不给数学。这是科学史上一个无以补救的缺憾,也是诺贝尔一生中所犯的最大的最不能让人原谅的错误。

从诺贝尔不设数学奖的事件上,我们不仅仅看到了诺贝尔人性方面的缺陷:忌恨他人,不能谅解和宽容他人,发泄私愤还不惜以牺牲科学事业为代价,更让我们看到了他科学家身上不科学的东西,他片面地形而上学地看待问题,完全违背了马克思主义的科学认识论。

首先,诺贝尔看待问题不是全面的而是片面的,犯了以偏概全的错误。试想,一个数学家拐走了(是不是拐走还有待查证,我们姑且说拐走)他的姑娘,并非所有数学家拐走了他的姑娘。如果说,他不给那个拐走了他姑娘的数学家设奖还情有可原的话,那么他不给所有的数学家设奖,就失之偏颇了,伤及无辜了。这种“恨乌及屋”、“株连九族”的做法,从认识论来看,就是犯了以偏概全的错误。马克思主义历来提倡,应该看整体,讲全面讲综合。以偏概全,以个别代替整体,是不符合马克思主义的整体与个别,普遍与特殊的认识原理的。只看个别不看整体,只讲特殊不讲普遍,正是诺贝尔决计不给数学设奖的症结所在。纵观历史,大凡片面看问题以偏概全的人没有不闹笑话,不犯错误的。《万千百的故事》中地主的儿子就是其中之一。他学了“一”,知道“一”就是一横,学了“二”,知道“二”就是二横,学了“三”,知道“三”就是三横,于是他就以此类推以偏概全,以为“千”就是一千横,“万”就是一万横。结果在给一个叫万千百的客人写请柬时闹了笑话。众所周知家喻户晓的“盲人摸象”的故事,更是对这种片面看问题的人以绝妙的嘲讽。大象什么摸样,明眼人一看就知道,可是,那些盲人们却在那儿固执己见地争论不休:摸到象腿的说大象像柱子,摸到象身的说大象像一堵墙,摸到象头的说大象像块大石头……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他们的滑稽可笑,他们压根儿就不知道他们错在何处,误在何方。不过,摸象的盲人和《万千百的故事》中地主的儿子,不懂得全面地科学地看问题是可以原谅的,因为他们是文盲是科盲。但是,诺贝尔以偏概全用个别代替整体,不给数学设奖,是绝对不可原谅的,因为他是大学者大科学家,怎么不懂得全面地科学地看问题呢?

其次,诺贝尔不是辩证地而是形而上学地看问题,犯了以此是彼以彼是此的错误。马克思主义的辩证法告诉我们,彼与此虽然互为关系,互为依存,但又互为独立,互为排斥,彼就是彼,此就是此,两者不能划等号,更不能互相替代。正如数学家与数学,它们两者之间虽说互为联系,互为依存,但毕竟是两个不同的概念,是两个互相独立互相排斥的事物,不能划等号,不能以此为彼或以彼为此一样。诺贝尔就缺乏这种科学的认识,他形而上学地看待问题,他只看到了数学家与数学相互联系相互统一的一面,没有看见它们两者之间独立和排斥的一面,他把数学家与数学混为一谈,认为数学家就是数学,数学就是数学家,数学家拐走了他的姑娘,就是数学拐走了他的姑娘,所以不给数学设奖便是理所当然的了。我觉得这种做法不只是有点“恨乌及屋”、“株连九族”的味道,更有一种“不是你就是你爸爸,反正都一样”的蛮横与霸道。这自然让人想起了《狼和羊的故事》:某日,狼在小溪边遇到了喝水的小羊,便想找借口吃掉羊。狼说:你把我的水搅混了。羊说:您在上游,我在下游,我怎么能搅混您的水呢?狼一计为逞,又生一计:听说你去年说过我的坏话。羊说:您搞错了,我去年还没出生呢?狼恼怒道:不是你就是你爸爸,反正都一样!说完,便迫不及待地向羊扑去。看了这则故事,你不觉得诺贝尔不设数学奖,与狼吃小羊有异曲同工之妙吗?“不是你就是你爸爸,反正都一样”,不是数学家就是数学,反正都一样,这是多么经典的“彼此彼此”的论调啊!只是前者是狼吃羊的借口,后者是诺贝尔发泄私愤的依据,同样无理荒唐。

看来科学家也有不科学的时候。至少从诺贝尔不设数学奖一事中,我们就分明看到了诺贝尔在认识上的非科学性。当然,我们挑剔或者说苛求诺贝尔,并非我们不尊重科学,不尊重科学家,只是表明我们不迷信不盲从科学家。诺贝尔永远都是享誉世界的大科学家,永远是我们学习效仿的榜样;诺贝尔奖依然是世界上最权威的、最高规格的奖项,永远是世人的渴望与追求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5)| 评论(3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