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圃秋容

莫嫌老圃秋容淡,且看黄花晚节香。(宋代韩琦诗句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肚子大了点,腰身粗了点,赘肉多了点,皱纹深了点,头发少了点,除此之外,我帅哥一个。这不知道,那不知道,我什么都知道。这不会,那不会,我什么都会。此生有三件事做的最得意:一是自欺,二是欺人,三是被人欺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《我儿子一家》≠《我的一家》  

2011-05-09 22:55:1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《我儿子一家》≠《我的一家》

——《我儿子一家》得失谈

著名诗人舒婷有一篇散文《我儿子一家》,曾被人教版初中《语文》选为教材。这篇文章风格清新,笔调幽默,充满童趣,不失为少儿喜爱的而又不可多得的读物。但令人遗憾的是,文章有一个致命的错误:文不对题。

说其文不对题,有两个方面的理由。

第一,文章所叙写的内容背离了题目所规定要写的内容。

从审题的角度看,《我儿子一家》与《我的一家》不是两个等同的题目,虽然它们都要求写一个家庭,但无论从概念的内涵看,还是从概念的外延看,两者都有着明显的区别,它们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家庭,千万不能划等号,更不能互相代替。《我儿子一家》应该也只能应该从父母的角度去写“儿子一家”,而这里的“儿子一家”只能是独立于父母之外的另一个家庭,它不包括父母以及父母所属的其他家人,如爷爷、奶奶、哥哥、姐姐、弟弟、妹妹。按通常的理解,所谓“我儿子一家”,指的是“我儿子”结婚后搬出去独立成立的家庭,或者“我儿子”结婚后离开“我”与女方一家相处的家庭。作者在她的文章中也是这样说的:“儿子结婚后想搬出去独立住。”“孩子成家就应该离开父母。小思长大后,我也要他走。”人们在平时的交往中也是这样约定俗成的:“这三间大瓦房是我大儿子的家,这座小洋楼是我小儿子的家。这不,我现在要上我女儿的家。”这就是说,要让《我儿子一家》一题能够成立,文章至少要满足两个条件:第一,儿子结了婚;第二,独立成家或上女方家。可事实是,《我儿子一家》中的儿子“我”,从文章开头是躁动于母腹之中,到文章结束,也只才五岁,压根儿没结婚,也根本不可能独立成家。尽管全文从儿子“我”的视角写了自己的一家人,其中还包括本不属于《我儿子一家》中的爸爸、妈妈、奶奶,但那是写的儿子“我”的一家,而不是写的《我儿子一家》。所以说,《我儿子一家》所叙写的内容与题目所要求写的内容不相符合。

第二,文章的叙述人称背离了题目所要求的叙述人称。

还是从审题的角度考虑,《我儿子一家》应该以第一人称“我”的口吻来写,并且这里的“我”只能是相对于“儿子”而言的母亲或父亲,因为只有母亲和父亲才有资格称被写的对象为“儿子”。否则,如果文章采用除父母以外的其他第三者,如奶奶或儿子自己的口吻写,都是偏离题目要求的,都属于文不对题。而事实上,该文叙写的口吻虽然是用的第一称“我”,但是这里的“我”不是题目所限定的母亲或父亲,而是“儿子”自己。正如课本的编写者在文章后所附的练习中说的:“这篇课文不以作者(指母亲)为第一人称,而以儿子为第一人称来写。”很显然,这背离了题目的要求,造成了文章的叙写人称与题目要求的叙写人称不一致。

可课本的编写者们把这种人称不一致的现象称之为“人称错位”,并且说这还有“一种人称错位之美”。对这种不容质疑的权威性的评定,我实在不敢苟同,因为我知道,这种“人称错位”不是美,而是丑。不信,就让我从该文中摘出一个“人称错位”的语段试加分析:

 但是,我下了决心,干脆不讨老婆算了,妈妈摸摸我的脸说,可是我要孙子呀。(文章最后一段)

 从人称的角度看,这个语段用的是第一人称“我”的口吻写的。语段中用了三个“我”,而前面的两个“我”与后面的一个“我”不一致。前面的“我”是“儿子”,后面的“我”是“妈妈”。这是典型的“人称错位”。对这种人称错位,我看不出其中的美,反倒觉得读这种文字如坠雾里云烟。因为它混淆了我们的视听,搞不清楚这是儿子“我”在叙述呢,还是妈妈“我”在叙述。如果稍不注意,不知道“妈妈摸摸我的脸说,可是我要孙子呀”,是一个病句,那肯定会把“我要孙子呀”一句中的“我”,看成“儿子”。

从引用的角度看,“妈妈摸摸我的脸说,可是我要孙子呀”一句,是一个间接引用的句子,是儿子“我”转述的妈妈的话,因此,全句应该站在儿子的角度,将“可是我要孙子呀”中的“我”,改写成“她”。假如要终止儿子的叙述,直接引用妈妈的话,那就将其改写成直接引用:妈妈摸摸我的脸说:“可是我要孙子呀。”这就是说,这句话从形式上看是间接引用,从内容上看是直接引用,作者将这形式的间接与内容的直接合二为一,是不是也在寻求一种错位美呢?不过,如果真的说它是“错位之美”,就实在说不过去了,因为这是“引用不当”的典型病例,众所皆知。

 如果这一例还不足以说明“人称错位”之丑的话,那不妨再举一例:

《送小龟回家》第四段:晚上,儿子担心地问我:“小龟不吃饭,饿吗?”我想了想回答:“小龟大概想念爸爸妈妈了。”儿子听我这么说,想了想,便央求我和妈妈带着小龟去找它的爸爸妈妈。

这段文字也是用第一人称“我”的口吻写的,文段中也有一个“人称错位”的句子:“儿子听我这么说,想了想,便央求我和妈妈带着小龟去找它的爸爸妈妈。”这句话本来是用“我”的口吻转述的儿子的话,而句中“妈妈”一语,又显然是儿子的口吻,与“我”的口吻不一致。这样句子在叙写上就出现了两个完全错位的人称,而这种人称错位所导致的结果是:从引用的角度看,这又是一个“引用不当”病例;从表述的内容看,这是一个表述含混不清的句子。因为句中的“妈妈”可以理解为“我”的妈妈,儿子的奶奶,也可以理解为“我”的妻子,儿子的妈妈。如果要避免这种“引用不当”和“表述不明”的错误,只要将句子的“人称错位”改为不错位就行了。即将句中的“妈妈”换成“妻子”或“他妈妈”。

用不着多举例了,从以上两例的分析中,我们可以得出结论:这种所谓的“人称错位”是货真价实的丑,不是美。

可能有人会说,上面两个例子的“人称错位”确实是丑,但是《我儿子一家》的“人称错位”,有别于上面两例的“人称错位”,因为文章以儿子的口吻“我”一贯全文,没有带来“引用不当”和“表述不明”的错误。是的,从表象上看,该文的“人称错位”确实有别于以上两例的“人称错位”,前者是文章叙述的人称与题目所要求叙述的人称错位,后者是在同一个语句的叙述中所出现的不同人称的错位,但从本质上看,它们都属于叙述人称的错位。正是因为它们存在一种表象的差异,我才把该文的错误归于“文不对题”,把上面两例的错误叫做“引用不当”。说实话,我也曾读过一篇“人称错位”的文章,那就是朱德老总的《母亲的回忆》,只可惜,这篇文章在83年编入《朱德选集》时,题目已改成“回忆我的母亲”了。我想,编者之所以改,就因为原题目与文章内容不一致,修改后才文题相一。

正是基于以上两条理由,我说《我儿子一家》犯了文不对题的错误。或者说,文章的标题是“我儿子一家”,文章的内容却是“我的一家”。要知道,《我儿子一家》≠《我的一家》。不过,修改这种错误也很简单,只要把“我儿子一家”改为“我的一家”就行了。

这样一来,可能有人会问:难道作者还不知道她写的文章是《我的一家》?为什么作者偏偏用“我儿子一家”做标题呢?这难道不是作者的匠心独运吗?我不敢肯定,作者用“我儿子一家”做标题是不是匠心独运,但我能肯定的是,即使作者是匠心独运,但也是弄巧成拙,适得其反。因为我们无论怎样去评价这篇文章,“人称错位美”也好,有独到的艺术感染力也罢,都掩盖不了该文所犯的“文不对题”这不争的错误。

 

     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7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