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圃秋容

莫嫌老圃秋容淡,且看黄花晚节香。(宋代韩琦诗句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肚子大了点,腰身粗了点,赘肉多了点,皱纹深了点,头发少了点,除此之外,我帅哥一个。这不知道,那不知道,我什么都知道。这不会,那不会,我什么都会。此生有三件事做的最得意:一是自欺,二是欺人,三是被人欺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她,她……(小说)  

2011-06-02 16:42:4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这是一个暮春的早晨,天下着阵雨,寒风在吹。李红呆呆地站在这风雨交加的路上,身子不断地抖动着,两腮挂满了泪痕。

 八年了,她和英子相处八年了!她俩情同手足,形影不离。记得有一次,她俩手挽手地上街去玩,有一个小朋友竟指着她俩,天真地说:“妈妈,妈妈,快看,一对双胞胎姐姐!”李红当时就骄傲地与英子相对一笑,欣喜不已。而且,邻居见了也每每夸她俩像一对燕子,双飞双栖。想起这些,李红心里就隐隐作痛。刚才发生的一幕,竟是那样挥之不去地映在她的脑子里——

“英子,英子!”李红上气不接下气地追上了正在校园里向班长请教的王英。

 王英没好气地说:“有事吗?你没见别人正忙着呢!”

“上次化学考试有几道题怎么做?第二题,化合物的什么反应?还有第六题,关于水的溶解……”

“你到底考了多少分?”王英显然地不耐烦了。弯弯的柳眉很快地拧成了一个结,俏丽的脸上阴云密布。

 一阵窒息似地沉默。

 李红终于咬了咬牙,下定决心似地抬起了头:“考……考了……75分……”说着就“呜呜呜呜”地哭了起来。

 这时,王英才回过头来,只见李红的脸上挂满了泪珠。

班长掏出手绢一边给李红擦拭着眼泪,一边和颜悦色地安慰道:“一次考试失败就哭鼻子,还亏你写《强者》的文章在校刊上发表。”

班长说的什么,王英一个字也没有听,她正在拨动着心中的算盘:“没想到自己多年巴结的优秀学生,现在的化学科代表,考试只考了75分!看来,她好像越来越不如自己了,我是得赶紧远离她,向班长靠拢。你看,这回我有意地疏远她,她还不觉察,真傻!以前和她好,是因为她成绩好,能求得她的帮助,尽管我们相处了八年,但这八年何尝不是一种以‘自我为中心’而相互利用的八年……交友就要交比自己强的人,这是我历来奉行的原则。”

想到这里,王英打着哈哈,说:“恭喜!恭喜!‘塞翁失马焉知非福’!不要紧,这回75,下回57,再下回……恐怕就——王英用双手圈成一个漂亮的大‘O’——鸡蛋就吃不完啰!”

“英子,你怎么能怎样说呢!”班长气急道。

李红停止了啜泣,两眼直勾勾地望着王英,仿佛站在她面前的是个面目可憎的陌生人。她猛地一下跳了起来,“呸”地一声将一口唾沫唾在了王英的脸上,转身便嚎啕大哭地向学校门口跑去。身后,传来王英气急败坏的骂声。

风,似乎一阵紧胜一阵;雨,似乎一阵大胜一阵。李红站在这风雨交加中,还从未感到过人世间的寒冷:“英子今天是怎么了?是那样的陌生,无情,甚至有些刻薄。我好像没有做对不起她的事啊,八年来,我可是一片真心地待她呀:记得那次,她病重住院上十天,我天天到医院看她,并且一字不落地给她补课;平时,她有什么疑惑不懂的地方,我哪一次不是放下自己的功课,不厌其烦地给她讲解;就在上过月,她不小心把早餐费给丢了,我毫不犹豫地把自己一年来攒下的零花钱,全部拿来跟她交了早餐……这次,我只是化学考差了而已,她就如此地对待我,难道成绩差了,就不配做她的朋友……”

忽然,李红的目光凝聚在路旁一棵瘦弱的小树上,好像受到了什么启发。她立马擦干眼泪,抖擞起精神,像换了个人似地大踏步地向学校走去。

转眼间,一个星期过去了。王英与班长好上了,再未理过李红。

光阴荏苒,一个月过去了。李红早就忘掉了所有的不快,一如既往地埋头在学习之中,且和班长一起代表学校参加了全省举行的中学生化学竞赛。

没过几天,王英如往常一样,轻松愉快地一早迈进学校大门,就听见“台长”张丽在广播:“哎……你们知道吗?这次化学竞赛,李红获得省级一等奖;班长只得了个三等奖……”

王英先是一怔,随即便提着小心走进教室,径直来到李红的座位前,很是诚恳地说:“红儿,对不起!都怪我不好。直到昨天,我才把我们的事告诉我妈,我妈给了我一顿严厉的批评。说,同学成绩退了坡,应该热情帮助才是,不能无情而狠心地疏远同学,何况还是八年相处的好同学。我想也是,你能原谅我吗?”

李红放下手中的作业,抬起头来下意识地看了看英子的脸,诚恳地点了点头,一对杏仁眼含着歉疚:“我也不对,当时,我太冲动了……”

没等李红说完,王英便大度地笑道:“算了,别说了,这一页我们翻篇了——对了,你们上次化学竞赛好做吧?”

李红摇了摇头,把自己正在做的一道题推到英子的面前:“这是上次竞赛的一道附加题,我到现在都还没做出来,虽然有了点眉目,但总觉得过于复杂,不知道有没有更为简便的解题途径,你看看。”

王英转悠着明亮的眸子,使劲地看了看题,可怜巴巴地摇了摇头……

“走,我们不如去问问班长!”

“你都做不出来,就不谈她了!”王英望着疑惑的红儿,补充道,“你这次竞赛得了一等奖,她却只得了个三等奖呢!”

“什么一等奖,三等奖的!别取笑我了。”李红提起这个就恼火。她压根儿就不知道自己得了名次,也不想去争那个名次。她深深地知道,前次考试的失败,就是过于追求分数和名次造成的。她一边说,一边起身拉起英子的手,就要走……

“唉,”王英一甩手,将李红拉着的手甩掉了,还差点把她身上背的书包也甩掉。叫‘台长’用一等奖来诓我,我就知道你不会有那么大的出息!她愤慨自己险些被骗,嘴里却说,“我书包还没放,再说,我还有作业没做完呢……你去吧。”

李红正要开口说什么,上课铃响了。

吴老师走进教室,订正了上次作业中同学们出的错误,话题便转向了这次省里的化学竞赛:“这次竞赛,我们派出的两个同学都获得了名次,,为学校争得了荣誉。李红省级一等奖,张琳琳省级三等奖。尤其是李红,还获得了参加下学期全国举行的化学奥赛资格……”

没等老师说完,同学们不约而同地报以雷鸣般的掌声。王英“啊”地一声,险些从凳子上溜了下来,她迅即扑到桌子上,双手按住太阳穴上绽出的青筋,既不敢看班长,也不敢看李红。本想强撑着跟随同学们鼓鼓掌,但已来不及了,老师已经在叫停了。接下来,她不知道该怎么办:是去跟班长好呢,还是去跟李红好?一阵头晕目眩后,她的交友准则,做人的诀窍,会不会因此而发生变化呢?

还有她,她——李红,班长,又会怎样对待她呢?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7)| 评论(3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